市场分析
我国能化新材料行业将迎来重大利好!
时间:2021-12-25 14:18  浏览:97
  12月8~10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这一重大政策改革将对我国能化新材料行业产生重大利好,影响深远。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碳达峰碳中和。传统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要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要科学考核,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加快形成减污降碳的激励约束机制,防止简单层层分解。要确保能源供应,大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带头保供稳价。要深入推动能源革命,加快建设能源强国。
  
  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来解读一下这个政策!
  
  稳字当头!连提25次“稳”
  
  会议要求,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相比往年的“稳中求进”,这次多了四个字:“稳字当头”。“稳”有多重要?观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稳”字一共提到了25次,中央对“稳”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2022年经济为什么如此强调一个“稳”字?
  
  这跟中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有关。根据会议的分析,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世纪疫情冲击下,百年变局加速演进,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宏观政策研究室主任冯煦明表示,当前我国经济面临着一定的下行压力,部分领域原本隐藏在水面之下的风险可能加速暴露,因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多次强调“稳”,目的也在于进一步强调维护宏观经济稳定的重要性,进一步强化我国的这项比较优势。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指出,“三重压力”是中央对经济形势客观、理性、精准的判断。明年世界经济预期放缓,外部需求将会收缩,内需也比较疲弱,经济增长基数效应减弱,同时面临全球通胀、供应链受阻等问题。之所以强调稳,也是基于国际国内形势变化下的选择。
 
  

什么是能耗双控
  
  “能耗双控”的概念本身最早于2015年10月26日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提出,全称为实行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旨在按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设定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控制目标,对各级地方政府进行监督考核;把节能指标纳入生态文明、绿色发展等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引导转变发展理念;对重点用能单位分解能耗双控目标,开展目标责任评价考核,推动重点用能单位加强节能管理。
  
  能耗双控的发展进程是循序渐进的。“十一五”规划把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十二五”规划在把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的同时,提出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要求。“十三五”时期实施能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明确要求到2020年单位GDP能耗比2015年降低15%,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国务院将全国“双控”目标分解到了各地区,对“双控”工作进行了全 面部署。“十四五”规划进一步提出完善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重点控制化石能源消费,2025年单位GDP能耗和碳排放比2020年分别降低13.5%、18%,国务院将全国“双控”目标分解到了各地区,对“双控”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
  
  能耗双控对煤化工的影响
  
  今年以来,我国一些地方能耗“双控”用力过猛,令煤化工企业压力倍增,无所适从。一些地方对煤化工企业的燃料煤和原料煤不加区分,将企业用能总量简单以上年度数据作为依据,“一刀切”地削减用总煤量。因此,长期以来煤化工行业受到能耗双控的影响巨大。
  
  实际上,有不少专家建议,能耗“双控”合理的作法是将原料煤从总能耗中合理扣除。煤化工是将原料煤转化成为甲醇、油品、天然气、聚丙烯等新的能源形态及含碳化学品的过程,其间只有极少数能量在生产过程中排放,而煤化工能耗排放主要发生在燃料煤上。因此,需要将这两种不同功能的煤炭加以区分,采取不同的核算标准。
  
  行业增量项目,获批迎东风
  
  “原料用能”,指石油、煤炭、天然气等能源产品不作为燃料、动力使用,而作为生产原料使用的部分。12月11日,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出席“2021~2022中国经济年会”时解释,原料用能一般只有20%二氧化碳排放,80%转化成原料。但是燃料用能排放的都是二氧化碳,所以统计上要把它们分开计算,管理部门要考核,对这些都提出明确要求。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要科学考核,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
  
  据统计,石化化工行业原料用能占全国原料用能总量的70%。这一次,将原料用能从能耗总量考核中移出,是行业多年来的共同期盼。
  
  新政实施后,行业新增用能项目不再受“能源消耗总量”考核指标的限制,将降低能耗指标争夺的激烈程度,提升石化化工行业增量项目获批可能性,企业上项目的自主性大大增强,为行业腾笼换鸟、优胜劣汰提供了必要的要素空间,将助推行业的优胜劣汰,有利于行业高质量发展,令业界欢欣鼓舞。
  
  利好能化化工?新材料产业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实行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此后,国务院将全国“双控”目标分解到各地区,对“双控”工作进行全面部署。今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印发《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有9个省区的能耗强度不降反升。对这些区域,今年将暂停国家规划布局的重大项目以外的“两高“项目节能审查。这一政策对煤化工乃至整个化工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陕西、山西、内蒙古等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一时间,不少在建项目被紧急叫停,全国多地企业用电压力倍增。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明确提出,要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这意味着,成品油等部分石油化工产品,如果碳排放集中在建筑、交通等终端,则考核范围也会转移到下游领域,而不会再计入到炼化环节。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政策改革并不能让行业重回此前大炼化、大煤化项目遍地开花的状态。面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和碳减排压力,化工行业今后的发展方向应是通过先进的技术工艺提高资源的利用率,降低产品的单位能耗和碳排放量。对于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精细化学品、化工新材料等项目而言,其单位GDP的碳排放量必然更低。不仅如此,行业洗牌也将持续加速,煤化工落后产能将不断出清,拥有技术优势的企业的投资价值将进一步凸显,对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化工新材料等项目将构成实际利好。特别是在产品结构上,“减油增化”“去粗存精”“舍低向高”将成为发展主流。
 
  

龙头白马企业?有望收获政策红利
  
  在上市公司领域,相关龙头企业也受到券商分析团队关注。开源化工团队认为,新政一是有利于近两年因能耗“双控”扩产受限的龙头企业和白马企业,未来这些企业若能大面积使用绿电作为能源,则压制发展和估值的桎梏将解除。二是对于众多新能源上游原材料中成长性较好的化工企业将形成长期利好。三是对于传统的高能耗行业,如氯碱行业则整体偏空。
  
  在重点企业方面,目前盛虹集团正以炼化一体化项目的大宗石化原料为平台保障基础,全面加快推进战略新兴产业转型,在新型能源材料、高性能新材料、低碳绿色可降解材料等领域取得突破。其中炼化项目国内需求较大的化工品占比高达69%,在国内炼化项目中化工品产出占比最高,这将为下游新材料深加工提供保障,助力企业形成核心原料平台+新能源、新材料、电子化学、生物技术等多元化产业链条的“1+N”新格局,有望在“双碳”战略中持续领跑。光大证券预测,东方盛虹2021年归母净利润18.48亿元,同比增长484.24%。
  
  本次会议后,使用化石燃料作为原料的企业,其碳排放的压力有望得到一定程度减轻,与会议中提到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相呼应,利好现代煤化工发展。
  
  近期,华鲁恒升碳酸二甲酯增产提质系列技改项目、己内酰胺及配套装置一次开车成功。华鲁恒升扎实推进产业链的延伸拓展和产品的升级换代,深化了煤化工与石油化工的耦合联产,高端化工产品占比大幅提高,在提高煤炭的利用率同时也摊薄了各产品成本。
  
  本文来源:中国化工报,聚氨酯信息站,光明网
 
发表评论
0评